当前位置: 峪谷信息门户网>国际>黄金海岸注册|美国家长的名校痴迷症:从小为孩子重金购买升学咨询服务

黄金海岸注册|美国家长的名校痴迷症:从小为孩子重金购买升学咨询服务

2020-01-11 19:31:39

黄金海岸注册|美国家长的名校痴迷症:从小为孩子重金购买升学咨询服务

黄金海岸注册,开栏语

在中国父母焦虑于孩子幼升小,小升初,中考,高考,出国留学的时候,“虎妈”“拼爹”“牛娃”互相较劲的时候,总是有声音说美国的教育如何轻松,如何发展智力而非死记硬背的时候,红星新闻推出系列报道,向你揭示真正的美国教育,从家长到孩子,从学校到学区房……

诚然,上世纪70年代是美国经济黄金时期。那时候的教育门槛比较低,进入各大学的门槛也比较低。大家搭搭树屋,田野间跑跑,好像就成功了。但现在,美国各族裔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都远远超过了当年。

对于子女教育的焦虑,并不仅仅体现在中国家长身上,为读名校挤破头的剧情,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如出一辙地上演着。

众所周知,想要敲开美国顶尖名校的大门并非易事。但到底有多难?红星新闻记者近日采访了曾担任斯坦福大学招生官18年的jon reider、哈佛毕业,在美从事升学顾问工作16年的mimi doe以及曾任耶鲁和乔治敦大学招生助理主任、现从事升学顾问的christine chu,揭开美国顶尖名校在美国招生的步骤。

jon reider(中)

1、进入名校就是重启人生?

不少美国家长认为进入名校就意味着人生已得到认证,就成了众人眼中的聪明人,成了高收入的代表

美国富裕家庭把孩子读名校,视为自己取得成就的必要标志。图据美国国家公共电视台(npr)

美国人对名校的痴迷有多盲目?在此前的一项调查中,受访者将普林斯顿大学列为全美十大法学院之一。然而,普林斯顿大学根本没有法学院。对名校的痴迷愈演愈烈,让如今的大学招生彻底迷失在了文化资本的海洋中。

美国大学招生顾问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college admission advisor)前会长弗兰克·萨克斯曾指出,攻读大学是一场比赛,而不是一个奖项。作为专业人士,能清楚认识到这一点,但在一个痴迷于地位、外在和外部认可的文化背景中,美国的父母们并不买账。在看他们眼中,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等顶尖名校,仍然被认为是人生成功的关键。

曾担任斯坦福大学招生官18年的jon reider告诉红星新闻,美国父母对于名校的痴迷来源于两个因素——心理因素和经济因素。

首先,这样的痴迷折射出父母们难以描述的一种内在渴望,一旦被顶尖名校录取,就是对一个人足够好,甚至最好的认可。从事升学顾问工作16年的mimi doe也表示赞同,她向红星新闻解释道,在众人眼中,能进入耶鲁的必定是个聪明人。mit(麻省理工学院)毕业?那肯定是优秀人才。

因此,在父母和学生心中,获得达特茅斯、康奈尔、耶鲁等“常春藤盟校”,或是斯坦福、mit的学位证,就意味着人生已得到认证,就像是品牌效应。

其次,顶尖名校的学位证书,是经济成功的标志。除了被认可,mimi doe指出,一旦孩子进入斯坦福、耶鲁这样的顶尖学府,就能改变人生。获得了更好的学术机会,职业规划,更高的收入水平,结交更多有权势的朋友,拥有了庞大的校友人脉。

从斯坦福毕业的jon reider说,所有像斯坦福大学这样的名校,都会建立自己的校友网络。而在美国社会中,即便素不相识的两人,只要一听说是校友,就会立刻认同彼此。这对于未来的工作机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可以这么说,在美国,对中上收入家庭,读名校等于人生按下了重启键。富裕家庭把孩子读名校,视为自己取得成就的必要标志。

2、在美国读名校到底有多难?

名校录取率越来越低,常春藤盟校95到98%的新生,高中成绩排名都在学校前10%,但只是成绩好也不一定就能被录取

常春藤盟校2021届录取比例 图据《商业内幕》

如果将一所名校比作一家电影院,想要进去,首先你需要出示门票。而对于一所顶尖大学,这张门票就是考试成绩。mimi doe告诉红星新闻,常春藤盟校(由美国的八所大学和一所学院组成的一个高校联盟。它们是:宾夕法尼亚州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马萨诸塞州的哈佛大学,康涅狄格州的耶鲁大学,纽约州的哥伦比亚大学,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罗德岛的布朗大学,纽约州的康奈尔大学,新罕布什尔州的达特茅斯学院)95到98%的新生,高中成绩排名都在学校前10%。sat(由美国大学委员会主办的一场考试,其成绩是世界各国高中生申请美国大学入学资格及奖学金的重要参考)或act(被称为“美国高考”,act和sat不同,act考试更像一种学科考试,它更强调考生对课程知识的掌握)分数和高中成绩,就是进入顶尖名校的门票,想让招生官阅读你的申请书,就必须满足这个先决条件。

然而,拿到门票,顺利进了电影院大门后,你会发现,接近半数的座位被红色天鹅绒绳子围了起来,禁止入座。这些位置属于特定候选人,比如招募运动员,比如少数裔代表。还有一些特定的vip座位,预留给“拼爹”的legacy学生(指的是学生所申请的大学是其父母或亲属曾经或现在就读的院校),或是父母捐赠为学校修了图书馆的孩子等等。这在美国顶尖私立学府,属于众所周知的潜规则,合法且合理的存在。在普林斯顿大学2020届学生中,legacy学生占了14.5%,也就是说,1312名学生中,就有190名是通过legacy学生的方式录取的。

如此一来,像哈佛大学这类通常只有5%录取率的顶尖名校,其中已有大概2%的位置提前被锁定。因此,拿到了门票,并不代表有属于自己的座位。进门后的人会发觉,自己大概只有50%的机会被录取。

在获得2022届哈佛大学入学资格的申请者中,录取率降到了创纪录的4.59%,有史以来首次跌破了5% 图据《哈佛深红报》

而在这50%的机会之中,并不是成绩为王。曾任耶鲁和乔治敦大学招生助理主任、现从事升学顾问的christine chu告诉红星新闻,美国大学升学的特殊之处在于,考试成绩很重要,但课外的经历同样重要。因为顶尖名校寻找的不仅仅是学霸,还是能对社区有所贡献的学霸。

比如在哈佛,即使申请者的考试成绩非常好,还是进不了。每个人都必须以一种引人注目的方式展现自己,而不是靠成绩说话。综合以上因素考虑,christine chu说道,将不合格申请者筛选完毕后,大学招生委员会往往以会议形式,讨论出哪些学生适合招入麾下,以构建完善的班级和学校社区。

美国父母对于名校的痴迷,让他们不顾一切地一头扎进激烈升学竞争之中。在过去的20年里,家长们对教育的参与度急剧上升,随之而来的压力和焦虑也越来越大。christine chu指出,为了让孩子走在前端,父母就必须尽全力帮助他们,但也因此变得更为焦虑。

更令他们焦虑的是,美国孩子进入名校的难度比以前更大了,因为他们必须和全球的优秀人才进行激烈的竞争。尤其是2007年后,申请人数一直在激增,比如现在纽约大学每年有近90000人申请入学。申请人数翻倍了,但顶尖名校的入学名额增长却没有跟上步伐,全美最顶尖的高校录取人数基本没有任何变化,这导致了极低的名校录取率。

mimi doe指出,录取率低的背后,是美国顶尖名校招生系统的不透明性,这意味着读名校并非表面条件那样简单。对于现在的父母,送孩子进入名校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因为在竞争异常残酷的大学录取中,成绩优异的普通好学生,根本无法引起学校的注意。

哈佛大学的录取率有史以来首次跌破了5% 图据《华盛顿邮报》

3、焦虑之下的美国家长有多疯狂?

为了让孩子进入他们所谓的名校,家长们甚至行贿作假,也不惜重金购买升学咨询服务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更大几率被录取,焦虑之下的父母早早将重点锁定在大学申请的“准备工作”上,开始各显神通,不惜一切将孩子塑造成适合顶尖名校的“人才”。

一些过度焦虑的家长发现,为了让孩子进入他们所谓的名校,有必要行贿。比如此前入学丑闻被曝光的家长们,花费数十万甚至数百万美元,通过代考和贿赂大学官员,以确保自己的孩子能进入精英大学。

当然,这样的非法行为属于极端案例,但却并不乏一些不惜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的父母。前私立大学顾问莱西•克劳福德就曾亲眼目睹了一些家长的疯狂行径。一位母亲私下会见了她,问自己的白人女儿是否可以在申请表的种族部分勾选非裔美国人。一位绝望的父亲掏出支票簿,要求医生为孩子开具病例证明,好让孩子有更宽裕的考试时间。

sat补习班 图据美联社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出,在大学招生过程中,也存在一个完全合法的游戏世界——升学咨询服务。从挑选先修课程、选择恰当的体育项目、捐款,到数十亿美元的sat备考、大学论文修改,以及申请书指导行业,无所不包。用哈佛大学教育研究生院访问学者雷丁的话来形容,升学咨询行业就像个“狂野的西部”。

近年来,随着美国名校升学的竞争日益激烈,顶级升学咨询师的收费也跟着水涨船高,尤其是在纽约,每小时收费1000美元早已见怪不惊。常春藤联盟的一位女发言人称,学生的每年学费2.5万美元,但为了让孩子入学,一些家长在整个高中阶段可能支付了高达六位数的费用。

只要花费150万美元,家长就可以从纽约一家升学咨询公司购买为期五年的全方位大学升学咨询服务。从八年级(初二)开始,就会有像mimi doe专业的升学顾问引导孩子向着“常春藤”前进。

mimi doe向红星新闻介绍道,私人升学顾问的作用就是为学生规划一个长达数年的计划,根据每个孩子的兴趣爱好、特长等,选择正确的进修课程,告诉他们应该有针对性地进行哪些课外社会活动等等。孩子学习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可以被规划,以帮助他们塑造一个迎合大学招生官挑剔眼光的人物形象,从数以万计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

还有一些父母甚至将大学升学的“准备工作”提前到了小学,从6岁开始,便为他们规划一条清晰的道路。因为在大学在招生时,学生从哪所高中毕业,也是一个影响因素。jon reider解释道,同样是高中第一名的学生,毕业于知名高中的那一个,被录取的几率会相对较大,因为招生官对于什么样的学生能在好学校拔尖十分清楚。但如果毕业于一所不知名的学校,他只能通过sat分数和个人简历来进行判断。当然,但这并不是绝对因素,但确实存在影响。

因此,为了让孩子有朝一日能在竞争激烈的升学过程中占据优势,这些父母开始早早做准备,无论是培养孩子的艺术体育特长,还是聘请私人咨询顾问。

近年来,美国升学咨询领域的发展也越来越快。美国独立教育顾问协会(independent educational consultants association)的官方数据显示,目前约有17000名大学顾问,较2005年的2000名,增长了近9倍。

4、美国学生们的压力有多大?

因就读的公立高中竞争激烈,一心想上名校的他不堪重负自杀身亡

不过,焦虑的父母需要清晰认识到,将目光聚焦于名校不仅是错误的,还是危险的。据《大西洋月刊》报道,2018年,美国加州一名16岁的少年自杀身亡,因为他就读的公立高中竞争激烈,一直强调要上精英大学。“学生们为取得好成绩,承受了太多的压力,我无法再做得更好了。”他在遗书中写道。

当一名大一新生被问道“希望对高中时的自己说些什么?”,他是这么说的:“我希望自己能明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真的,不管你最终去了哪所学校,都有无数条通向成功的路,而‘成功’只是一个空洞的词,你并不知道它的真实含义。不管你用了什么方法成功,或尝试失败,都没有关系。人生的意义远不止于你在哪里读本科。”

红星新闻记者 徐缓

编辑 包程立

广东快乐十分

© Copyright 2018-2019 xiraq.com 峪谷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